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暖暖午後、 塞著耳機、 在獨自想你、 望著天空、 閉上雙眼、 腦中浮現出你的樣子、 犯賤的我、 仍在想著、 你曾經的好、 卻忘卻了、 無情的話語和那嘲諷的笑、 耳邊歌曲、 已經循環過千百遍、 莫名心痛、 突然發現、 我依然愛你、 眼中液體、 悄然滑落、 卻無力擦拭、 夕陽殘輝、 灑在身上、 懷念和你肩並肩走過的日子、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那是九月中旬的一天清晨,我們結束了對楊子石化教育的考察。處長帶著各校書記、校長和科室長離開了南京前往黃山遊覽。 車在路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司機師傅指著前面的一個鎮子說,那就是當年新四軍遇難的地方。我默默注視著前方:鎮子被一條小河從中間分開,陽光下,小河宛如一道綺麗的彩虹。 到達黃山的第二天早晨,老天爺淅淅瀝瀝地下著雨。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只能在雨中攀登黃山。天氣霧濛濛的,能見度在兩三米之內。雖說無法眺望黃山的美麗景色,但大家仍然很開心,雨中的黃山有雨中的樂趣。 我們從黃山的背面往上走,不多時就到了鴛鴦松和鴛鴦橋。瞧著鴛鴦松和鴛鴦橋,一個個像找回了初戀的感覺,臉上的笑意顯得天真可愛,似乎一下子從複雜回到了單純。 由於是在雨中,大家繼續往山上攀行,頭腦中想像著蓮花峰的奇妙。當我們登上了蓮花峰,蓮花峰的意境卻消失了。濃重的雨霧索繞著山峰,人在雲霧中,難以看到驚險、奇美、峻峭的黃山。無論你往哪裡瞧、往哪裡望,看到的都像是北國的冬季,一片皆白。這樣也好,雨霧為遊人提供了安全的視覺,站在蓮花峰上,不會覺得是站在懸崖峭壁上,沒有任何恐高的心理反應。 蓮花峰上的松樹倒是依稀可見,但不見挺拔之勢。樹梢平滑,枝形如帽,雖顯低矮,但形狀獨特,枝蘩葉茂,橫向伸展,即使在雨霧裡也能感受到佳木秀而黃山美的妙境。 蓮花峰峭壁的柵欄上,被遊人鎖滿了連心鎖。同行中的兩位校長大姐,在攤架上用心挑選著自己心愛的銅鎖,將其奉為聖潔之物。她們竟然忘記了時間,忘記了早已離開蓮花峰的同事們,在鎖鏈上尋找吉祥的空隙,帶著耐心,帶著虔誠,專心至致地將鎖掛在長長的鎖鏈之中。我不清楚她們在鎖什麼,也許是想把什麼鎖住吧。我是個男士,不曉女人心事,但我能猜測出,此時此刻在二位大姐的心中肯定是開闢出一塊聖潔的天地,頭腦中閃現著一串串聖潔之辭,為子女、為丈夫、為家庭、為自己、還有未來…… 雨開始大了起來,我在雨中感受著黃山的情意,想像著黃山的秀美和那在雲靄之中噴薄欲出的一輪紅日。我脫去了雨披,讓自己沐浴著黃山的風、黃山的雨,攀行在充滿芳香的石階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看一看、摸一摸杜鵑樹,還有許多我從未見過的稀有樹種,令我賞心悅目,流連忘返。 在雨中不知不覺來到達了“大塊文章”。“大塊文章”四個大字鑿刻在神刀砍削一樣的峭壁上。我站在那裡看了有些時候,我不知道這是誰的字跡,但這字跡讓我感覺到黃山本身就是大塊文章,有多少詩人、文人、畫家、乃至帝王將相先後到過這裡。 往前又走了一段路,然後下了幾個石階就是一線天。狹窄的一條縫,像是天斧劈開的一道深淵,遊人也如同天外來客,像甲殼蟲似的一個接著一個從石縫中爬上來。我從另一側石梯口下去,立陡的石梯令人膽顫,我小心翼翼的向下伸著腳,惟恐有一點閃失。下到最低點,這才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然後又向著光明頂攀行。 到達光明頂時天空忽然風雨大作,氣溫驟然下降,身上的汗水雨水頓時冰冷起來。光明頂是遊人在此觀看日出的最佳地點,若不是趕上風雨天氣,在這裡住上一夜,說不上明天一早準能看到雲海日出的壯麗景觀。一陣疾風暴雨掃過去,天氣又變得細雨斜風。此時有幾位廣東遊客坐著轎子上來了,顯得闊氣、富態和發達。 在輕柔的小雨裡,我走近了迎客松。迷茫中的迎客松真像一位好客的施主,熱情地伸出雙手迎接慕名而來的遊人。也許由於長久的迎接姿態,迎客松的雙臂出現了殘疾。站在迎客松面前,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有一根吊帶斜拉在樹幹上,令樹木憐惜,令觀者惋惜,令黃山歎息。 下山的時候仍然是在雨中行進的,但只有我們幾個人徒步下山的。順著石蹬深一腳淺一腳地往下蹲,這時才體驗到什麼叫上山容易下山難。往下蹲了幾分鐘,天空出現了一道雲縫,一束陽光親暱地灑下來,天都峰的雄姿出現在眼前。我們仰望天都峰,抒發著不虛此行的感慨。因為天都峰是黃山最高最險的山峰,峰形如同神仙賜予的一把寶劍,直剌翻雲弄雨的蒼天。 雨停了片刻,又劈頭蓋臉地下了起來。我們帶一種滿足,一種愉悅,一種勝利往山下踮兒。前面的幾個人突然停了下來,原來是迎面上來幾個挑夫。挑夫挑著沉重的擔子,口中喊著號子,扁擔一上一下的顫悠,腳步隨著扁擔的節拍上著石階。大概每上十個台階就需喘息一會兒。每天早晨五點鐘出發,晚上方能到達山上的賓館。山上的給養就是靠挑夫挑上去的。挑夫邁著極其艱難的步子,機械地,週而復始的挑上、挑下;我想他們大概不會覺得黃山的美妙吧。 我們終於回到了黃山腳下。路邊幾棵高大的桂花樹,黃花滿枝,香氣撲鼻,令人陶醉,令人難捨難離。黃山,美中之最。

| 14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竹子莖的空心是為了更好地適應環境,竹子的空心結構既省材料又有比較強的支持力,可以說竹子的空心結構是十分科學的。

| 16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暮色騎在牛的背上 唱著山寨最古老的歌謠 村頭的老樹擠滿了翅膀 一個白天就這樣死亡 雞和羊都認識回家的路 只有那條野狗 還在小路上遊蕩 牛被孩子趕進了 用泥土圍起的輾房 離開城市的喧囂 那一份心動,醉了 躺在濕潤的草裡 聽沙沙的樹葉 和小溪流水的聲音 柔和的月光 一遍又一遍清洗 靈魂藏匿的憂傷

| 1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在拿起筆的瞬間,我是猶豫不決的,只是在手中把玩,或旋轉它,或翻轉它;與其說折磨它,還不如說是在折磨自己。就在境由心生的瞬間,我是在一種游離狀態,一般是思無定勢,想起很多,但能為定式所去的,還是不敢輕易落下筆去書寫出來,一旦點橫出現的在眼前時,那將是認真的,認真地去排除雜念,從時間上到環境上,這都需要有序地來把思緒穿插到合理的位置上。時間、環境、人,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也是其他人的,我和其他人是共享的,與此說來,那麼我們的筆下是相互借鑒的,也是各有所悟的……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朋友告訴我說,這是老莊的話。我不求甚解,但我想說,魚非我,焉知我之行。是呀,我們不在一個環境裡,對魚說,它在水裡;對我說,我在陸上,魚在游,我在行;誰更得其樂呢?這真的是置換不了的事實,既然都不方便,那麼只好魚說有理,我說我有理。如果有可能,那麼可以相互借鑒,如魚得水,如人得道。我能這樣說,是不是在去理解魚在說,或者說,魚是否能理解我在說呢?空間是無限的,但有時是狹窄的,如果去分,立體化去看待,空間就分成了多少層,是N層吧!誰在哪一層,誰說了算…… 我的地盤我做主!這不應該是廣告語,我想每個人都能這麼認為——自己的地盤自己當家!任何時候,任何人都會把自己的條件放寬,為自己去說話,理由充分的不能再去充分了。在每一天裡誰也離不開人間煙火,誰也會與柴米油鹽打交道。寢食相安,自然生出七情六慾,相見欲說還休。紛紛擾擾地來,紛紛擾擾地去,有糾結的,有釋懷的,有躊躇滿志的,有無所謂的,有優柔寡斷的,有披荊斬棘的,有,有有,有的太多了……如果說我沒有,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你不想說有而已。 事實上,我們於每一天之中是一種承兌,不但要去承兌其他的而且還要承兌自己的。定期的或不定期的,但這是必須的。朋友說:“我的心情一般!”那麼這樣的心情也是心情,不好也不壞,有點中庸的味道,也好呀!心情決定著我們去做什麼,是這樣嗎?如果是,那麼好心情來了,是要去的;那麼不好的心情來了,是不是就不去了呢?也未必去或不去,還是由主觀去決定成因吧。 也是一位朋友說過的一句話:“我不懂我不說!”不妨也來分解一下這句話的內涵,“我不懂”或者說真不懂,也可以說這是一種姿態,懂!但不必懂;“我不說”或者說,我可說,但可不說,把想說的,留給後面的,是欲言又止吧。我不懂我不說,這句話是含蓄的,是留有餘地的,知之為不知,是知也!我想說的是,不論是誰,他的言談舉止都是智慧的,關鍵在於我們去怎麼理解和看待。 我不說我,不懂!現在我把朋友的話,調換下語氣,我去停頓了,加注標點了,那麼我真懂嗎? 文章來源:戀上紅塵 |張華立 | 黃鳴BLOG——商界思想庫 |RODEO中國版的BLOG | Orange Bowl blow-by-blow |connie的BLOG-長睫毛的魚 | NicoleChen Trends |王琳醫生的BLOG | Kevin Maney |英格麗張的BLOG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拿起筆的瞬間,我是猶豫不決的,只是在手中把玩,或旋轉它,或翻轉它;與其說折磨它,還不如說是在折磨自己。就在境由心生的瞬間,我是在一種游離狀態,一般是思無定勢,想起很多,但能為定式所去的,還是不敢輕易落下筆去書寫出來,一旦點橫出現的在眼前時,那將是認真的,認真地去排除雜念,從時間上到環境上,這都需要有序地來把思緒穿插到合理的位置上。時間、環境、人,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也是其他人的,我和其他人是共享的,與此說來,那麼我們的筆下是相互借鑒的,也是各有所悟的……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朋友告訴我說,這是老莊的話。我不求甚解,但我想說,魚非我,焉知我之行。是呀,我們不在一個環境裡,對魚說,它在水裡;對我說,我在陸上,魚在游,我在行;誰更得其樂呢?這真的是置換不了的事實,既然都不方便,那麼只好魚說有理,我說我有理。如果有可能,那麼可以相互借鑒,如魚得水,如人得道。我能這樣說,是不是在去理解魚在說,或者說,魚是否能理解我在說呢?空間是無限的,但有時是狹窄的,如果去分,立體化去看待,空間就分成了多少層,是N層吧!誰在哪一層,誰說了算…… 我的地盤我做主!這不應該是廣告語,我想每個人都能這麼認為——自己的地盤自己當家!任何時候,任何人都會把自己的條件放寬,為自己去說話,理由充分的不能再去充分了。在每一天裡誰也離不開人間煙火,誰也會與柴米油鹽打交道。寢食相安,自然生出七情六慾,相見欲說還休。紛紛擾擾地來,紛紛擾擾地去,有糾結的,有釋懷的,有躊躇滿志的,有無所謂的,有優柔寡斷的,有披荊斬棘的,有,有有,有的太多了……如果說我沒有,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你不想說有而已。 事實上,我們於每一天之中是一種承兌,不但要去承兌其他的而且還要承兌自己的。定期的或不定期的,但這是必須的。朋友說:“我的心情一般!”那麼這樣的心情也是心情,不好也不壞,有點中庸的味道,也好呀!心情決定著我們去做什麼,是這樣嗎?如果是,那麼好心情來了,是要去的;那麼不好的心情來了,是不是就不去了呢?也未必去或不去,還是由主觀去決定成因吧。 也是一位朋友說過的一句話:“我不懂我不說!”不妨也來分解一下這句話的內涵,“我不懂”或者說真不懂,也可以說這是一種姿態,懂!但不必懂;“我不說”或者說,我可說,但可不說,把想說的,留給後面的,是欲言又止吧。我不懂我不說,這句話是含蓄的,是留有餘地的,知之為不知,是知也!我想說的是,不論是誰,他的言談舉止都是智慧的,關鍵在於我們去怎麼理解和看待。 我不說我,不懂!現在我把朋友的話,調換下語氣,我去停頓了,加注標點了,那麼我真懂嗎? 文章來源:陶海醫生的博克(BLOG) |james | 保定時代管家人力資源培訓 |南方人物週刊的官方部落格 | |青梅煮酒的BLOG | 吉容良 周易研究基地 |海南鷲天裝飾的BLOG | 愛到死都要愛 |王久辛的BLOG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回憶小時候,時常在安靜的時刻到來。彷彿這是一個固定的模式,打開它,如同電腦開機的程序一般,永遠都是雷同的。它每天重複,雷同,可儘管如此,我們卻無法將之厭惡和拋棄。它流動在我們的指尖,侵透到我們的血液裡,在靈魂深處,生根發芽,茁壯成長。 我記得小時候的天空總是藍的,天邊永遠呈現著那道迷人的霞光,將孩童的面孔映染。我看到小時候的我,打著赤腳在田埂上飛跑,零亂而細小的麻花辮在風中飛舞,歡愉的笑聲在田野迴盪。一望無際的莊稼,生長著綠油油的植物。許多的房屋,是泥土牆壁,屋頂鋪滿黑色的瓦礫,常年長出苔蘚和細小物種。下雪的時候,屋頂被蓋上一層厚厚的白色棉被,簷下垂掛著晶瑩剔透的錐形冰柱。身材高大的男人伸手就能摘到冰柱,送給孩子們玩耍。沒有大人在家,孩子們將冰柱放在火爐裡烤化,屋內的土地濕潤了,騰起白色煙霧。隔壁鄰里,相處融洽。大家皆是親戚,共有祖先。東家的姑娘嫁到西家來,南邊的小伙娶了北邊的姑娘,親上加親,家族的隊伍不斷壯大。住在村子裡的人,即使不是同姓氏的,怎麼扯也能扯出點親戚關係來。 村口是一條叫做夾河的河流,河水清澈見底,河邊種植著梧桐。夏天的時候,梧桐樹上長出蚌殼形狀的東西,裡面結滿像豌豆一樣的小果實,鮮嫩而甜潤。放進鍋裡炒熟了吃,堅硬而清香,嗑出瓜子的味道。村南邊,有一片樹林,枝葉濃密生長,樹蔭底下可以納涼。若是夜間下了暴雨,第二日清晨,林間的草地上會長出許多的細嫩蘑菇,像一個個金黃的小傘,潮濕,可愛。幾個小孩提了籃子去林子裡采蘑菇,要不了一會,就可以採摘一小捧蘑菇了。提著籃子,歡愉地回了家,將那些蘑菇交給母親,午餐便是蘑菇蛋花湯了。湯裡倒一點豬油,蛋花在水中漂浮,蘑菇的味道鮮美可口,可以吃上一大碗米飯。 這是我對於鄉村的綠色記憶,在幼年的時代,母親在那個鄉村教書。白日的鄉村,寧靜而溫和,美麗而燦爛。但夜晚就不同了,它的幽暗裡透著恐怖,平靜裡浸著罪惡。白晝和黑夜有著天壤之別,使你無法想像那種差別,會生存在同一地方。 我記得鄉村的夜晚,無數的房屋在黑暗中,閃爍著昏暗的光芒,顯得詭異和神秘。那條清澈的河流,在夜晚的時候,不再像白日靜謐祥和,它放射著幽藍和冷漠的光,恐怖無比。母親從不敢走夜路,倘若有要事要辦,必定叫上幾個男性村民一同前行。因為每當天黑下來的時候,河邊便會坐著一個鬼魅,那銅鈴般的雙眼,像兩盞昏暗閃爍的燈泡,照射出夜晚的行人。行人看到他身披麻袋,頭髮骯髒而蓬亂,還有那恐怖的燈泡眼,行人望而卻步,往回走。若來人是男性,或幾個人,鬼魅是不予理會的。是單獨的女性,她就不會那麼幸運了。那骯髒的魔爪伸向了她,在黑暗的河邊,將她的衣服瞬間撕破,肆意糟蹋和摧殘。在那些年裡,醜惡的鬼魅到底襲擊了多少婦女,無知的村民們還以為他真的是一個死去的色鬼,在河邊尋找發洩,以此慰藉活著的獸慾。村民是愚昧的,他們害怕鬼魅,因為鬼魅的到來總是凶殘成性,帶來災禍。因此,沒有誰敢去招惹他,更沒有人敢拿起武器與他對抗了,哪怕他並沒有襲擊和謀害一個男性。許多年後,那個鬼魅被糾上了法庭。原來,他是外村的一個光棍漢,並非人們述說的“色鬼”。最終,他難逃法律的制裁。村民們這才恍然大悟,只是當年的懦弱和迷信,不知讓多少女子枉丟了貞操與性命了。 村子西頭,有一戶人家,一天他的兒子死去了,聽說是得了肝癌。我跑去他家看,看到許多人站在狹窄的堂屋裡流淚。那個死去的年輕人被挪到了地上平躺,骨瘦如柴,面無血色。他的母親痛苦地癱軟在他的身邊,捶胸頓足,嚎啕大哭,痛心疾首。年輕人雙目緊閉的樣子就像睡著了一般。他是多麼專注於睡眠啊,此時誰都叫不醒他。我第一次見到死人,就是這個樣子的,他和睡眠有著莫大的關聯。在此後的許多年裡,我總是覺得死去和睡著的概念是一樣的。因此,我總在即將進入睡眠狀態的時候,害怕自己會死去。然而,當我第二天清晨,睜開雙眼,看到窗戶上的露水,聽到小鳥的叫聲,我對於自己還活著的現象是多麼地驚喜啊! 這是我對於鄉村的所有記憶了。三歲那年,母親回到了城市,與那個鄉村斷絕了一切來往。我最初的記憶,刻畫在那個鄉村,儘管那時還很小,但記憶仍是清晰的。我時常在我的回憶之中漫遊於鄉村的廣闊田野,遊蕩於白晝的寧靜河流。成年後,我遇到了現在的先生,他便是來自於那個鄉村。我時常糾纏他,要他給我講他小時候的故事。事實上,我們有著共同的鄉村記憶。我相信或多或少的,會在那個鄉村,曾經遇到過他。只是那時他與我一樣小,我們彼此不認識,是陌生的孩童。許多年後,我遇到了他,在那個鄉村居住過的人,便有了一種莫名的親切和激動。於是,我們總在一起回望小的時候。在這裡,我們找到了彼此共有的話題,在記憶深處的地方,在靈魂到達的彼岸,我們都有著如此深刻和相同的印記。 那些屬於幼年的灰色記憶,隨著時光的流逝,已變得暗淡無光,不再有過多的情感投入,它僅僅是記憶這麼簡單了。反倒是那些美好的事物,總是在回首的時刻,讓人心動,讓人難以釋懷。它的唯美和純真,足夠讓我們花費一生的精力去追憶和摸索了。 文章來源:諸葛孔龍軒 |京韻古典傢俱 | 陶然亭的BLOG |漓江出版社的BLOG | 北京老夏的攝影部落格 |Feijoada Completa | Lucy Sky—Keep Smile^-^ |康樂人生的BLOG | 王占陽的BLOG |玻璃隔斷-辦公隔斷-順時針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9 Reads)
很多羽毛球愛好者都有這個疑問?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磅數呢?小編在這裡就簡單地為大家介紹一下羽毛球磅數的基本知識。   拉低磅數的球拍(22磅----24磅),彈性大,後場的發力會比較輕鬆,不好的是對擊球的線路和落點的偏差比較大,因為球拍的彈性大,對網前的控制會比較差,往往會彈得過高,不好控制;   高磅數的球拍(25磅----28磅)彈性小,能夠比較精準的控制線路和落點,也因為彈性小,在網前能夠比較搓放出質量比較高的網前球,彌補了低磅數球拍的弱點,然而,高磅數的球拍往往對手腕的力量要求比較高,因為沒有彈性,所以都得靠手腕的發力完成擊球,主動球時會打得比較爽,而被動球時發力動作不好以及手腕力量不足時,常常會打出「叉燒」球的苦惱.   於是乎有些球友會採取橫豎線不同磅數的拉線法,橫線通常比豎線高出一磅;這種拉線方法也確實是得到了一定改良,然而他的代價是通過球拍的變形來加強球拍表面的張力,這樣做法會使得球拍的損耗加大,正常的做法是橫豎線磅數相同,橫豎線力量均衡時才不會至於讓球拍變形;   所以在打球時,打得不好了,多想想發力的動作和擊球點的問題吧。   1、首先拍子要順手。順手的拍子才是好拍子,別人的感覺永遠是別人的。   2、合適的磅數範圍。一般業餘愛好者20磅可以了,20以下沒法打對抗。太軟。 水平高一些的,上23/24,再高一些26-28。 專業的上30和以上。說的是真的拍子,假冒的上不了這麼高。   3、高磅數和低磅數的區分。 25以上算高磅,25以下算低磅吧。   4、高磅數和低磅數的性能特點。磅數高,拍線拉的緊,剛性增大,但是彈性減小。對於羽毛球的作用主要來源於球拍的整體揮動速度而不是拍線、拍桿的反彈。球拍和球之間的作用強烈,反彈加速度很大,能量可以快速轉換。羽毛球的初速度快。   5、為什麼職業運動員選擇高磅。羽毛球運動不是對抗性的接觸運動,所以不要求力的大小。比賽唯一的目的就是在對手碰到球之前把球打在地板上(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就不用打到對手身上和讓對手下網了)。國際比賽中其實比的是速度,人和球的速度,而不是力量。力量是為速度服務的。 也就是說,用最少的時間把球打在地板上。這包括兩點:回球的飛行時間和使球改變方向的時間(接觸時間)。如何減少回球的飛行時間?由於球的飛行是一個負加速度不斷增加的自由減速過程,所以提高初速是唯一的。對於一個固定質量的物體,要改變它的運動方向和速度,就要給它一個作用力,接觸的過程就是能量轉換的過程。其實這個過程是很複雜的,球的減速、停止、加速、翻轉、加速、再減速。羽毛球有它獨特的運動規律。這裡我們不說威力大小,不說彈性好壞,因為這都是不能量化的,我們說可以量化的速度和時間。我們的目的就是用盡可能少的時間把盡可能多的能量傳遞到球上去(前提是有正確的方向)。   低磅數的拍子線的縱向和橫向變形大,反彈過程花費時間長,能量消耗在線的彈性變形和恢復中的多,傳遞比例小,所以在增大接觸時間的同時不能得到大的初速度。這都是不利的。實際上,有經驗的人都有體會。低磅數的拍子在發力上總有滯後,有力不從心的感覺。而高磅數的拍子在進攻和防守上反應快速,落點好的自己都吃驚。增大球拍的揮動速度也可以增加初速,減少飛行時間,但是不能減少接觸時間。因此,職業運動員要選擇高磅。因為高磅可以比低磅縮短哪怕是0.幾秒的時間,高手相搏,寶貴的時間最能體現出來。   6、你能上高磅嗎?高磅的控制能力要求強,因為幾乎是直來直去的,力和方向的改變很明顯。手腕需要微妙的變化(假動作的假就在微妙上)。如果不能適應,球路無法控制,還容易傷手腕。看國際比賽,球打在拍子上都是象打在木板上的聲音。業餘選手實際上很多情況下是在追球跑,所以動作都不充分、不到位。如果要達到同樣的回球目的必然在擊球瞬間要花比職業選手更短的時間,況且還達不到。這時用高磅數的拍子會受到更大的傷害。國手有90%以上的時間都是主動擊球。主動擊球的意思是頭腦清醒、有目的性、有意識、動作不變形。能有2/3的時間做到主動擊球就是高手了,如果你能做到的話,可以上高磅了。另一方面,如果業餘選手跑動不到位,擊球不准,高磅只要掄在框上,准斷。如果拉線沒準,技術不過關,拉變形和拉斷也是常有的。從拍子的安全考慮,還是謹慎好。如果和業餘選手打,不用在乎那0.幾秒。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11 Reads)
寒冷的秋冬季節,有關醫學專家提醒市民,應該提防心血管疾病的發作;對抵抗力較弱的兒童,家長應注意預防孩子患感冒、肺炎等疾病。醫學專家表示,除了加強鍛煉外,人們還可以補充一些維生素C,預防感冒。   據醫學專家介紹,人體免疫系統每天都要面臨各種各樣病毒的侵害,最常見的要數感冒病毒,有數據顯示,一般成年人每年患感冒兩次至5次,兒童為4次至12次。一旦人體免疫系統薄弱時,感冒病毒便會乘虛而入。天氣變化、長期處於封閉環境中等都會造成人體免疫力下降,而對付感冒最有效也最健康的方法是提高自身的免疫力。      科學實驗表明,大量的維生素C(500毫克至1000毫克)能有效幫助合成抗體,激活白細胞,全面增強人體的抵抗力。一定劑量的維生素C可以提高中性白細胞和淋巴細胞的殺菌和抗病毒能力,臨床實驗證明,用大劑量的維生素C防治感冒是有效的,尤其是過敏體質兒童,每天可服用500毫克的維生素C,用於提高免疫力,減少感冒的發生率。此外,哪怕已經感冒,高劑量的維生素C也可幫助縮短感冒病程,減輕感冒症狀。      維生素C雖能夠在日常飲食的水果、蔬菜中攝取,但適當地從藥品中補充一些還是有科學道理的,這是因為人們的食譜每天都在變化,維生素C的攝入量不是很均勻,如果從藥品中得到補充,就會更均衡。    目前市場上維生素C產品劑型不少,如一些高含量維生素C泡騰片,用於預防感冒時,兒童服用每天只需1/4至1/2片;只要將藥片放在杯子裡,加入冷開水(加熱開水會破壞維生素C),就會變成一杯橙味飲料,喝下去,既舒服又方便,尤其適合兒童。

| 12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