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回憶小時候,時常在安靜的時刻到來。彷彿這是一個固定的模式,打開它,如同電腦開機的程序一般,永遠都是雷同的。它每天重複,雷同,可儘管如此,我們卻無法將之厭惡和拋棄。它流動在我們的指尖,侵透到我們的血液裡,在靈魂深處,生根發芽,茁壯成長。 我記得小時候的天空總是藍的,天邊永遠呈現著那道迷人的霞光,將孩童的面孔映染。我看到小時候的我,打著赤腳在田埂上飛跑,零亂而細小的麻花辮在風中飛舞,歡愉的笑聲在田野迴盪。一望無際的莊稼,生長著綠油油的植物。許多的房屋,是泥土牆壁,屋頂鋪滿黑色的瓦礫,常年長出苔蘚和細小物種。下雪的時候,屋頂被蓋上一層厚厚的白色棉被,簷下垂掛著晶瑩剔透的錐形冰柱。身材高大的男人伸手就能摘到冰柱,送給孩子們玩耍。沒有大人在家,孩子們將冰柱放在火爐裡烤化,屋內的土地濕潤了,騰起白色煙霧。隔壁鄰里,相處融洽。大家皆是親戚,共有祖先。東家的姑娘嫁到西家來,南邊的小伙娶了北邊的姑娘,親上加親,家族的隊伍不斷壯大。住在村子裡的人,即使不是同姓氏的,怎麼扯也能扯出點親戚關係來。 村口是一條叫做夾河的河流,河水清澈見底,河邊種植著梧桐。夏天的時候,梧桐樹上長出蚌殼形狀的東西,裡面結滿像豌豆一樣的小果實,鮮嫩而甜潤。放進鍋裡炒熟了吃,堅硬而清香,嗑出瓜子的味道。村南邊,有一片樹林,枝葉濃密生長,樹蔭底下可以納涼。若是夜間下了暴雨,第二日清晨,林間的草地上會長出許多的細嫩蘑菇,像一個個金黃的小傘,潮濕,可愛。幾個小孩提了籃子去林子裡采蘑菇,要不了一會,就可以採摘一小捧蘑菇了。提著籃子,歡愉地回了家,將那些蘑菇交給母親,午餐便是蘑菇蛋花湯了。湯裡倒一點豬油,蛋花在水中漂浮,蘑菇的味道鮮美可口,可以吃上一大碗米飯。 這是我對於鄉村的綠色記憶,在幼年的時代,母親在那個鄉村教書。白日的鄉村,寧靜而溫和,美麗而燦爛。但夜晚就不同了,它的幽暗裡透著恐怖,平靜裡浸著罪惡。白晝和黑夜有著天壤之別,使你無法想像那種差別,會生存在同一地方。 我記得鄉村的夜晚,無數的房屋在黑暗中,閃爍著昏暗的光芒,顯得詭異和神秘。那條清澈的河流,在夜晚的時候,不再像白日靜謐祥和,它放射著幽藍和冷漠的光,恐怖無比。母親從不敢走夜路,倘若有要事要辦,必定叫上幾個男性村民一同前行。因為每當天黑下來的時候,河邊便會坐著一個鬼魅,那銅鈴般的雙眼,像兩盞昏暗閃爍的燈泡,照射出夜晚的行人。行人看到他身披麻袋,頭髮骯髒而蓬亂,還有那恐怖的燈泡眼,行人望而卻步,往回走。若來人是男性,或幾個人,鬼魅是不予理會的。是單獨的女性,她就不會那麼幸運了。那骯髒的魔爪伸向了她,在黑暗的河邊,將她的衣服瞬間撕破,肆意糟蹋和摧殘。在那些年裡,醜惡的鬼魅到底襲擊了多少婦女,無知的村民們還以為他真的是一個死去的色鬼,在河邊尋找發洩,以此慰藉活著的獸慾。村民是愚昧的,他們害怕鬼魅,因為鬼魅的到來總是凶殘成性,帶來災禍。因此,沒有誰敢去招惹他,更沒有人敢拿起武器與他對抗了,哪怕他並沒有襲擊和謀害一個男性。許多年後,那個鬼魅被糾上了法庭。原來,他是外村的一個光棍漢,並非人們述說的“色鬼”。最終,他難逃法律的制裁。村民們這才恍然大悟,只是當年的懦弱和迷信,不知讓多少女子枉丟了貞操與性命了。 村子西頭,有一戶人家,一天他的兒子死去了,聽說是得了肝癌。我跑去他家看,看到許多人站在狹窄的堂屋裡流淚。那個死去的年輕人被挪到了地上平躺,骨瘦如柴,面無血色。他的母親痛苦地癱軟在他的身邊,捶胸頓足,嚎啕大哭,痛心疾首。年輕人雙目緊閉的樣子就像睡著了一般。他是多麼專注於睡眠啊,此時誰都叫不醒他。我第一次見到死人,就是這個樣子的,他和睡眠有著莫大的關聯。在此後的許多年裡,我總是覺得死去和睡著的概念是一樣的。因此,我總在即將進入睡眠狀態的時候,害怕自己會死去。然而,當我第二天清晨,睜開雙眼,看到窗戶上的露水,聽到小鳥的叫聲,我對於自己還活著的現象是多麼地驚喜啊! 這是我對於鄉村的所有記憶了。三歲那年,母親回到了城市,與那個鄉村斷絕了一切來往。我最初的記憶,刻畫在那個鄉村,儘管那時還很小,但記憶仍是清晰的。我時常在我的回憶之中漫遊於鄉村的廣闊田野,遊蕩於白晝的寧靜河流。成年後,我遇到了現在的先生,他便是來自於那個鄉村。我時常糾纏他,要他給我講他小時候的故事。事實上,我們有著共同的鄉村記憶。我相信或多或少的,會在那個鄉村,曾經遇到過他。只是那時他與我一樣小,我們彼此不認識,是陌生的孩童。許多年後,我遇到了他,在那個鄉村居住過的人,便有了一種莫名的親切和激動。於是,我們總在一起回望小的時候。在這裡,我們找到了彼此共有的話題,在記憶深處的地方,在靈魂到達的彼岸,我們都有著如此深刻和相同的印記。 那些屬於幼年的灰色記憶,隨著時光的流逝,已變得暗淡無光,不再有過多的情感投入,它僅僅是記憶這麼簡單了。反倒是那些美好的事物,總是在回首的時刻,讓人心動,讓人難以釋懷。它的唯美和純真,足夠讓我們花費一生的精力去追憶和摸索了。 文章來源:諸葛孔龍軒 |京韻古典傢俱 | 陶然亭的BLOG |漓江出版社的BLOG | 北京老夏的攝影部落格 |Feijoada Completa | Lucy Sky—Keep Smile^-^ |康樂人生的BLOG | 王占陽的BLOG |玻璃隔斷-辦公隔斷-順時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