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拿起筆的瞬間,我是猶豫不決的,只是在手中把玩,或旋轉它,或翻轉它;與其說折磨它,還不如說是在折磨自己。就在境由心生的瞬間,我是在一種游離狀態,一般是思無定勢,想起很多,但能為定式所去的,還是不敢輕易落下筆去書寫出來,一旦點橫出現的在眼前時,那將是認真的,認真地去排除雜念,從時間上到環境上,這都需要有序地來把思緒穿插到合理的位置上。時間、環境、人,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也是其他人的,我和其他人是共享的,與此說來,那麼我們的筆下是相互借鑒的,也是各有所悟的……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朋友告訴我說,這是老莊的話。我不求甚解,但我想說,魚非我,焉知我之行。是呀,我們不在一個環境裡,對魚說,它在水裡;對我說,我在陸上,魚在游,我在行;誰更得其樂呢?這真的是置換不了的事實,既然都不方便,那麼只好魚說有理,我說我有理。如果有可能,那麼可以相互借鑒,如魚得水,如人得道。我能這樣說,是不是在去理解魚在說,或者說,魚是否能理解我在說呢?空間是無限的,但有時是狹窄的,如果去分,立體化去看待,空間就分成了多少層,是N層吧!誰在哪一層,誰說了算…… 我的地盤我做主!這不應該是廣告語,我想每個人都能這麼認為——自己的地盤自己當家!任何時候,任何人都會把自己的條件放寬,為自己去說話,理由充分的不能再去充分了。在每一天裡誰也離不開人間煙火,誰也會與柴米油鹽打交道。寢食相安,自然生出七情六慾,相見欲說還休。紛紛擾擾地來,紛紛擾擾地去,有糾結的,有釋懷的,有躊躇滿志的,有無所謂的,有優柔寡斷的,有披荊斬棘的,有,有有,有的太多了……如果說我沒有,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你不想說有而已。 事實上,我們於每一天之中是一種承兌,不但要去承兌其他的而且還要承兌自己的。定期的或不定期的,但這是必須的。朋友說:“我的心情一般!”那麼這樣的心情也是心情,不好也不壞,有點中庸的味道,也好呀!心情決定著我們去做什麼,是這樣嗎?如果是,那麼好心情來了,是要去的;那麼不好的心情來了,是不是就不去了呢?也未必去或不去,還是由主觀去決定成因吧。 也是一位朋友說過的一句話:“我不懂我不說!”不妨也來分解一下這句話的內涵,“我不懂”或者說真不懂,也可以說這是一種姿態,懂!但不必懂;“我不說”或者說,我可說,但可不說,把想說的,留給後面的,是欲言又止吧。我不懂我不說,這句話是含蓄的,是留有餘地的,知之為不知,是知也!我想說的是,不論是誰,他的言談舉止都是智慧的,關鍵在於我們去怎麼理解和看待。 我不說我,不懂!現在我把朋友的話,調換下語氣,我去停頓了,加注標點了,那麼我真懂嗎? 文章來源:陶海醫生的博克(BLOG) |james | 保定時代管家人力資源培訓 |南方人物週刊的官方部落格 | |青梅煮酒的BLOG | 吉容良 周易研究基地 |海南鷲天裝飾的BLOG | 愛到死都要愛 |王久辛的BLOG |